2

主题

0

好友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-25 14:24:58 |显示全部楼层
提起《心经》,几乎人人都会那么一句: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”。其实,最打动我的,是后面那四句:“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”有一次上课,听王老师提到这四句,当场就泪如雨下。不过,即刻被老师教诲,说我那阵子对《心经》觉得好的劲儿过了,平常心才是自然。后来在心经上转不过弯儿,就像是得着一个好吃的,但是不知怎么下嘴。索性转念《金刚经》,平静许多。读经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儿,刚开始不懂,但慢慢读,那种滋味就会渗透到你的心里,不知觉地流进来。再后来,发现了拜伦凯蒂,学习了the work,心有种感觉“归家”的感觉,也是所谓的“般若波罗蜜多(智慧的彼岸)”吧。

凯蒂是一个活在当代的觉者,生在美国。43岁之前,只是一位有濒临绝望至极的10年昏暗生活的家庭妇女,然后某一天早上就那么从濒于自杀的边缘觉醒了,然后,开始了长达30年的与人分享,所谓从地狱到天堂的最直接的道路,the work这样的人生轨迹。

她强调人们如果愿意的话,不要相信念头,但要去理解念头,以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去理解它们,拥抱它们。古之圣贤都一直在讲禅定、极乐、清净“是什么(what)”,但终究没有人讲“怎么做(how)”,或者没有如此简单的“how”。

情感是不由自主的:
当你爱上一个混蛋的时候,你知道不应该,可是心却跑偏了。
当你举手痛打孩子时,你知道不应该,可是手还是打下来了。
当你出口伤害你最爱的人时,你知道不应该,可是话还是出口了。
当你曲意逢迎一个心理讨厌的领导时,你知道应该更真诚效果才好,可是脸部的肌肉还是僵的。

因为,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,我们可以装,但骗不过自己。人永远不能逼自己当下爱上一个不爱的人,也不能逼自己当下讨厌一个明明很喜欢的人。因为情感本就由不得你。

人常常说“身不由己”,我倒觉得应该是“心不由己”才对。

之前,我超级超级好奇,这些变来变去的感觉到底是哪里来的呢?为什么人总是被情绪带动呢? 就像是一棵小树苗,被风刮得东倒西歪一样。

我查遍了我能了知的各种佛经,从十二因缘等等找去,,,直至遇见了凯蒂的“the work”。原来,所有的情感,后面都是一个深信不疑的念头而已,原来如此。

不能再啰嗦了,哈哈。

凯蒂2017年底出版了最新的一本书《a mind at home with itself》,是她关于《金刚经》语句的理解,果冻的老习惯,边读边分享吧。

人生之路,其实做什么都不打紧,重要的是自由快乐地过一生,不是么?
新年快乐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-25 14:25:43 |显示全部楼层
《金刚经》活出来的样子1:与你的念头在内心相遇(《a mind at home with itself》)。

starinheart2018-01-15 11:06:43

——《金刚经》原文: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,千二百五十人俱。尔时世尊食时,着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,与其城中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。饭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      果冻粗浅地解释一下: 具体事情是这样的。当时佛陀是在舍卫国的一个叫做”祇树给孤独园“的园子中,与1200多的僧人在一起。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,佛陀就穿戴整齐,手捧着饭碗,进入舍卫大城讨饭,挨家挨户地在城中乞讨,之后再回到园子。在这边吃过午饭之后,就把衣服和饭碗收好,把脚清洗干净(佛陀应该是赤脚出门乞讨的,所以回来要洗脚才能打坐),把座位铺好之后,就坐在上面打坐了。      

这是一段很简单的情景描写。

—— 《a mind at home with itself》(与你的念头在内心相遇)
第一章 宇宙的玩笑      

      我来自南加利福尼亚的一个沙漠小镇,那里的人们都认为佛陀就是那个可以在中餐馆中见到的形象,一个开心的胖家伙。直到我遇见史蒂芬,我的先生,我才知道那个胖家伙是布袋和尚,中国的财神。他告诉我,佛陀是一个瘦家伙,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宁静的微笑。我尊重史蒂芬所说的话,但是对我而言,那位长着大肚腩的家伙也是佛陀。他是那个领悟了玩笑的佛陀。这个玩笑就是,所有都不过是一场梦——所有的生活,每件事。没有什么曾经存在过,也没有能够永远存在,从它看起来像是什么的第一秒起,它就已经消失了。这真是非常滑稽。任何一个知道这个玩笑的人,都有权利像布袋和尚一样哈哈大笑,全身乱颤,笑得连肚皮都在抖。

       也可以换一种方式说。对于我,佛陀意味着纯粹的慷慨富足:一丝一毫都不缺少,令人愉快的富足,没有上下左右,也没有可能或不可能——这种富足感是当你觉醒于什么是真实之后的,一种很自然地从内在流出。富足是当你意识到根本没有一个东西可以称之为”我“时,你所剩下的东西。其中没有什么要去知道的,也没有人能够知道它。所以,我是怎么知道的呢?多有趣啊!
*
       《金刚经》开始于最简单的乞讨行为。当我听到佛陀为食物乞讨的时候,我深受感动。因为他知道宇宙是怎么运作的;他知道他总是被照顾得很好;他从不将自己视为一个高高在上的超然的人,或者甚至是一个精神导师。他拒绝被特殊对待,拒绝去做一个被学生恭敬侍立在侧的老师。在佛陀的眼中,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和尚,每天上午出门乞讨就是他的工作。所有需要不过就是一日一餐而已。他是如此的聪明,愿意去任何人家乞讨,站在门口丝毫不担心这户人家是否会给他食物。他知道宇宙总是友善的,他是如此深入地理解这一点,以至于他可以静静地捧着一个饭碗去到任何一户人家,静静地等待一个”yes可以“或者”no不“。如果人们说”不“,那么这个“不”也会被感恩地接受下来,因为佛陀知道能够给与他食物的这个殊荣属于其他的人家。食物并不是重点。他根本不需要食物。他不需要刻意去保持自己活着。他只是在给人们提供一个慷慨的机会。

        史蒂芬也告诉我说,和尚(monk)这个词意味着单身。我喜欢这个意思,因为事实上我们都是单身。对于我们在这里的每个人而言,你都是唯一的一个人。没有其他人!所以对于我,和尚并不是指那些进入寺庙的人。它是对每个人的诚实描述,关于我,也关于你。对我而言,一个真正的和尚是那些能够理解根本不存在一个所谓的“我”是要去保护或者防卫的人。他知道他没有一个特定的家,所以处处都是家。(果冻提问:不知道这些话大家能看得懂么?还蛮好奇的)
*
      当我1986年觉醒到真相之后,我意识到我所有的痛苦都源自于与“是什么”在对抗。我曾深陷于沮丧情绪好多年,我也曾为我所有的问题诅咒过世界。现在我看到,我的沮丧与我周围的真实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;它是由我所相信的世界的样子所引起的。我意识到:当我相信我的念头时,我痛苦;当我不再相信它们时,我不再痛苦;而这点对于每个人类都成立。自由原来如此简单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-25 14:26:06 |显示全部楼层
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作者:starinheart(来自豆瓣)
来源: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654430793/

(接前文内容,第一篇还没有完成,呵呵。凯蒂在回顾自己刚觉醒的那段时光,很有趣的经历。)   
*
自从我那天早上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再也没有一个房子,或一个家,或一个我了。所有这些东西都不是真实的。我什么都不知道,虽然我还留有凯蒂的记忆银行,也可以随时踏入她的故事中作为参考点。人们会告诉我:“这是一张桌子”,“这是一棵树”,“他是你的先生”,“这些人是你的孩子”,“这是你的房子”,“这是我的房子”,“你不能拥有所有的房子”(这些话从我的观点看简直看太不可理喻了)。

最开始,有些人不得不在一张卡片上写上凯蒂的名字、地址以及电话号码给我,我把卡片放在她的(我的)衣兜里。我注意到一些路标,然后把它们像面包屑一样地留在脑海里,这样当有人叫我回家时我就能找回去。每件事对我都是如此新鲜,以至于我常很难找到回家的路,即便我是在这里长大的,即便只有五个街区的很短距离。所以,有时保罗,他们说他是我丈夫的那个人,或者是孩子们当中的一个会陪着我一起散步。     


  我陷入持续不断的狂喜。那里没有“我的”或“你的”。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附着,因为我对任何事物都没有起名字。通常,当我迷路时,我会直接找个人问:“你知道她住哪里么?”(在早期的那些日子里,我很难用“我”这个词。它似乎违背了我的诚实;它是一个我无法说出口的谎言。)每个人都无尽地善良。人们能够识别出无辜。如果有人将一个小婴儿留在马路边,人们会把他抱起来,照顾好他并尽力帮他找回家。我会直接地进入任何一幢房子,并深知它是我的。我会打开门直接走进去。我总是很震惊地发现他们都不知道我们拥有每一件事这个事实。但是人们对我非常友善,他们对我微笑也不觉得自己被冒犯。有时候他们会大笑,好像我讲了一些什么有趣的事情。有些人会告诉我:“不,这是我们的房子”,然后温和地牵着我的手,带我到门口。      

每天早上,只要我一醒来,就会起床穿衣,然后马上去街上散步。我被人类深深地吸引住了。当你联想到不久之前,“我“还是一个偏执狂、荒野恐惧症、憎恨人们也憎恨我自己的人,现在这个样子是非常奇怪的。       有时,我会直接来到一个陌生人跟前,知道他(或她)就是我自己,知道他只是另一个我,然后我会用胳膊环抱住他,或者拉起他的手。这对我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。当我在人们的眼中看见恐惧或者不自在时,我就会走开。如果没有,我会和他们聊聊天。最开始的几次,我只是告诉人们我所见到的真相:”我们是一体的!我们是一体的!“但是我马上注意到这话语中的不安定。它感觉上像是要强迫人们相信一样。这些词语听起来不自然,没有人会去认真聆听。一些人很明显地表现出他们喜欢从我这儿看到的东西,并且能从中慧然大笑并觉知到安定的感觉;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我所说的话没有任何意义。但是还有一些人宁愿将我看成是一个疯子。我还观察到如果我没有传达出全部的真相时,我就会觉得不舒服。所以我有时会说,“什么都不存在!什么都不存在!”与此同时,我还会用手指弯成一个“0”的形状。但是当我这样说话的时候,我还是会体会到当我在说“我们是一体的!”时同样的情形。于是我就不说话了。那感受转变为一种慈悲。   
*
          真相是什么都不存在。即便是“什么都不存在”这句话也不过是某些事的故事而已。真相先于这个。我先于那个,先于没有什么。这是不可说的事。甚至谈论它都是在远离它。我很快地意识到,没有任何一个我所理解的事情可以用语言表达出来。但它们对我是如此的简单及明显。它们听起来就像是:“时间与空间并不真的存在。任何事都是未知。只有爱存在。“但是这些真相并不能够被心所聆听。
*
            我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巴斯托小镇的街头行走,那是我生活的地方。那时的我处于持续的狂喜之中,如此地沉醉于喜悦之中,以至于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行走着的电灯泡。有时,我会听到人们称我为”发光的女人“。我感觉到这让我与其他人分离开来。最后,虽然喜悦的熠熠之光依然存在(直至今日都是一样的),但是它转向了内在,于是我开始变得更为普通。直至它变得普通与平衡,否则它对于人们不会有太多的价值。

      史蒂芬告诉我说艺术家常常会想像佛陀的头上会环绕着一个光圈。但是任何的,来自佛陀以及像佛陀一样的智者的光芒,都是一种内在的光芒。那是一种源自于完全自在地生活在人世间的光芒,因为你理解了时间诞生于你自己的念头。佛陀能够看透所有的念头,所有那些能蒙蔽住感恩之心的念头。当他出去乞讨的时候,他体验到接受,这是一种如此深邃的接受以至于它本身就是一种给与。它是一种超越食物的食物。他回到祇树给孤独园,拿着讨到的食物坐下来并吃掉这份食物,然后他清洗了可以承纳任何种类食物的饭碗,并洗了脚并安静地坐下,处于随时准备好的状态中,不知道自己是否该讲话,不知道人们是否会倾听,宁静安详的,感恩的,没有任何一丝毫关于此刻的过去或未来,只有当下:作为一个吃饱的人坐在那里,作为一个被眷顾的人,一个超越了任何食物可以滋养的人而存在。就在那宁静安坐的片刻,念头打算开始通过另一个明显的他人来自问,并通过理解来与自己相会,没有过去与未来,持续地观照那个无法被命名的自我,那个无法存在的自我,那个闪耀的无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第一章正文内容结束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果冻觉得这些文字或许有些深邃,后面会尝试着从凯蒂的问答来分享吧,或许会更容易被大家理解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-25 14:26:29 |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第二章的一些问答,刚好昨日与朋友讨论了很多也没有理清的东西,讨论十二缘起,讨论因果轮回,讨论胜义谛与世俗谛,直到最后头都晕了,哈哈。刚好晚上看书,在凯蒂的回答中得到了很多启发,故分享之。
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作者:starinheart(来自豆瓣)
来源: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654720774/

提问:你说“没有学生,只有朋友”。难道你不认为自己是个老师么?

凯蒂回答:我总是那个学生。我喜欢处于那样的位置,鞠躬、聆听、并恭敬地俯拜在任何我所见到的事物脚下。这并不需要一个开放的头脑:因为它本身就是开放的头脑。对于知道或者不知道,它绝不去承担任何责任。它毫不抵抗地接受任何事物,没有评判,因为评判会以放弃任何事物本来如是为代价。你认为你是某个人,或者你认为你有一些东西需要传授的那个时刻,内在世界就冻结了并且转变为幻境。那就是当你将自己定义为“知道的人”时所付出的代价。它是头脑的创造。你便缩水为一个老师的身份:受限的、分离、困顿。

提问:但是,难道那些精神导师不都是拥有一个开放的头脑么?

凯蒂回答:是的,当然。但是,如果那个老师认为自己是老师,想要成为一个老师,愿意将自己陷入这个身份之中的话,那么他就是在对学生教导他自己本应需要学习的东西。如果我将自己认定为一个老师,并且将我的学生视为有一丝一毫的稍逊于我,那么我就是在强化“我认为我知道”。对于一个拥有开放头脑的人,老师总是学生,他会自由地持续扩展他的觉知。对于真正的老师(也就是,真正的学生)而言,老师和学生永远是相等的。

提问:你说念头永远不能被控制。但是有时你又说任何事物都是念头。那是不是说,第一念是小我的念头,第二念才是觉悟呢?

凯蒂回答:是的。“觉悟”是指“小我被完美地理解了”的一种说法而已。觉悟是指绝不会被小我的念头所戏弄。它总是知道什么是真的、什么不是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1-25 14:26:47 |显示全部楼层
之前一直在豆瓣与博客分享,也是自己学习的一个旅程。
今天忽然想起这个论坛,所以就将粗浅的翻译搬到这里,与喜欢凯蒂的朋友们共享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53

主题

19

好友

254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8-2-3 10:57:21 |显示全部楼层
欢迎继续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0

好友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2-4 20:04:10 |显示全部楼层
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作者:starinheart(来自豆瓣)
来源: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656166791/

果冻备注:我喜欢提问题,也喜欢从别人的问答中体会自己。刚好这本凯蒂的书籍中,每一章节后面都有几个问答,有些恰恰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。翻译出来,自己学习,也分享给需要的朋友。

1. 提问:你之前曾说过,自从你觉醒于现实之后,关于保罗与孩子们的记忆从来没有出现过。但是,在这一章中,你却又生动地描述了一段童年时期关于摇铃玩偶的一段记忆。你该怎么解释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呢?

      凯蒂回答:我不知道。画面在我的头脑中出现或不出现。我不会去问为什么它们出现了,或者问为什么它们不出现。在我的经验中,那些被人们称之为“记忆”的东西,只不过是一些附着了无声的言语的画面图像而已。我看见了它们,一旦它们被看见,它们就离开了。我只不过看见了那些不能被见到的东西而已。所以我可以诚实的说,我没有记忆。

2. 提问:如果你不相信有人是真的处在痛苦之中,那么你怎么能对他们发出慈悲之心,或者认真地对待他们的问题呢?

     凯蒂回答:人们对我描述的那些痛苦莫不是来自于想象出来的“过去”,或者是想象出来的“未来”,因为一个分辨的头脑总是处在要么回忆、要么预期的状态中,而这些都不是当下正在发生的现实。我意识到,其实每个人总是ok的,他们总是处在一个恩典的状态中,无论他们自己是不是能够意识到这点。慈悲,根据字典里的意思,是能够理解另一个人的感受的这种能力。对我而言,这种解释很恰当。当人们正在遭受痛苦时,我可以理解。他们就是我,深陷于一个痛苦的过去,或者预想着一个担惊受怕的未来,我对此表示尊重,就像是尊重一个做了噩梦的孩子一样。对于做梦者而言,它并不是梦。我的职责绝不是去唤醒这些受苦的人,而只是去看见我能看见的东西,同时绝不是无视或者不尊重他们的痛苦,因为对他们而言这真的是非常真实的。我的职责是去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认为慈悲意味着去感受别人的痛苦。但是,感受别人的痛苦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所发生的事情,只不过是人们自己投射的别人的痛苦感觉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的,并根据他们自己的这种内心投射而行动。对于慈悲的行动而言,并不需要这种类型的慈悲心;事实上,这种类型的慈悲心反而会障碍你慈悲的行动。在我的经验中,慈悲,与你想象出来的别人的痛苦一点儿关系也没有。慈悲,它是无畏的连接与坚定不移的爱。那是一种全然活在当下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我会认真地对待人们的问题,但是只是从他们的角度而言,我保持着比亲密更亲密的关系。在我的世界中,若不是事先相信了一个念头,那是不可能存在问题的。我告诉人们这些,因为告诉他们我所看见的事实对他们是冷酷的。所以,我倾听他们的心声,我等待被他们所利用。我也曾经深陷于念头的囚笼。我倾听他们的妄想、悲伤或绝望,我是完全地等候被差遣,无所畏惧、没有悲伤、活在当下这个现实的恩典之中。最终,当由爱来承接这一切,如果他们的念头足够开放,愿意接受质询,那么他们的问题就会开始消失。在一个没有看到任何问题的人那里,问题便会自行化解,这就你展示了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问题存在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手机版|Archiver| 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     

( 沪ICP备11010565号-37 )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