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300|回复: 0

[学员分享] 关于被批评的功课分享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0

好友

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18-2-8 15:10:41 |显示全部楼层
一、场景:我前几天睡眠不好,找治疗师做了一次某项放松身体的治疗,感觉不错。但昨天看见治疗师分享的文章,说我嫌凳子硬要个垫子,比林妹妹还矫情,等等。我对此感到不满。
二、作业单:
1、我对她感到很生气,因为她说我矫情。她说我矫情,就是在奚落我,她不能奚落我。她说我说的太重。
2、我要她收回她说的话,无条件的支持我。
3、她应该承认她在奚落人,她不应该大惊小怪。她作为一个治疗师不应该这么苛刻。她应该疼惜我。
4、为了让我高兴,我需要她深深的承认她错了。   
5、她太残忍,一点同情心都没有。不配当治疗师。
6、我再也不想经历被她说矫情的时候了。
三、自助功课:主念头:她在奚落我。
1 、她在奚落我,是真的吗?   是真的。
2 、我能百分之百确定她在奚落我吗?    能确定。  
3 、闭上眼睛,进入场景,深呼吸,当我相信这个想法时,我有什么感受?什么情绪?我如何看待她?对待她?如何看待自己?
我对她感到愤怒,怨恨,我胸口感到堵塞,气往上涌,涌上双眼,脑门。我看到她眼神轻蔑,那矫情二字像鞭子抽打我一样,像棍子戳我胸口一样,从她紧绷的嘴角说出来,跟华妃一样。她眼神带着责备,嫌弃。我想要质问她,想要向别人揭露她。我感到伤心,无辜,充满委屈,想要辩解,想要向她证明我是正常的,我是有苦衷的。我感受胸口的堵塞,全身和脸部的紧张,尽量深呼吸。心口的堵持续约十几分钟后慢慢平息。
4 再次闭上眼睛,深呼吸,当我看见她的文字:这位,真比林妹妹还矫情。  如果我没有"她在奚落我"的想法时,没有她是残忍的,她说的太重,我要她收回,道歉,上面的所有的想法,我会怎么样?发生了什么?
我闭眼反复体验。我会平静不生气,没有这些想法,我呼吸畅通,稳稳的坐在椅子上。我再次去看她的脸,说出那句话,我看见她就是一个稍微吃惊的人,眼神并没有轻蔑,好像面带微笑。声音不像鞭子,嘴里发出的只是声音,只是说出自己感受。她嘴角不紧。我会自己笑一笑,接着往下看。
反转1、我在奚落我。
例子1,当我看见比林妹妹还矫情的文字,我特别惧怕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,不想让人知道我那么多事。我想给人好印象。我不喜欢自己是那样表现的一个人,不喜欢被人认为矫情。  被人这样认为的我,我接受吗?我能疼惜我吗?觉得我不过分吗? 我需要我自己了解我苦衷,疼惜我。我是因为太瘦左侧屁股皮肤破溃过才特别注意的,只有我自己知道坐硬凳子有多疼,破溃有多疼。假如大家都在说我,笑我,我就完蛋了吗?我没有完蛋,我依然可以呼吸,我需要的是我自己的支持,还有食物空气和水,大地,而不是别人的支持。我不能说我矫情,我是我唯一的内在父母,不管别人说什么,我内在小孩需要我的接纳。  例子2,我拿她的表情语气一遍遍奚落自己,让自己恐慌好几次了。例子3,在其它场景里,我也向别人奚落自己,说自己比林黛玉爱哭,小心眼,瘦的过分,说自己老腹泻,怕冷,多么异常,我时常责怪抱怨我的身体,还不强壮,太脆。我以为身体听不到吗?我总是想从别人那里听到:你没事,你正常,可以理解。     而我自己,能不能首先理解自己身体,无论谁说什么,我都支持自己。不是等全世界都支持我,我才觉得自己对,我应该有自己的见解,我目前身体和心灵就是处于这一个幼小脆弱阶段,需要我这个内在父母去耐心滋养,去理解。如果哥白尼要等周围人都支持他,他才能坚持日心说,那么日心说又不知道晚多少年了。     
跟原句"她在奚落我"比,这个反转更真实。
反转2、我在奚落她。   
是的,我觉得她说这个话没风度,苛刻,我立刻想告诉其他人。整个治疗过程她很温和,一直很照顾我,鼓励我,就是文章里有几处文字,我不太能接受,我就否定她其它方面,质疑她。
在其它场景里,对于别人。看到别人干活慢,特别关注自己身体时,特别爱干净时,我都表示过惊讶,并且说过别人。我以为自己只是陈述事实,而别人心里是否能接受?尤其背后说的。背后说人家洁癖,人家不爱听,还来质问过我。我说大姐的儿子随他爸,很帅,就是真黑啊,觉得自己只是评价。但我大姐夫表示他不爱听,我却觉得黑算什么缺点,我只是陈述事实罢了,现在终于明白,人家在意自己的皮肤。我说话不经大脑,说家里人时更是如此,我当着同事面说老公不爱交际,他非常生气。例子太多了(在以前的练习里,老师要求我们没事列出个二十几条来)。以后要注意。说孩子时也要注意。老公说我情商太低,说话太不注意。我今天又一次意识到了。
这个反转跟原句比,更真实。
反转3    她没有奚落我。
例子:她说比林妹妹矫情就是奚落我吗?她有可能只是惊叹这么怕硌得慌的人,她没看到我肩膀宽,不会知道我下身瘦。我穿的是家里做的大棉裤,她不看见我腿细到啥程度。她只是惊叹于我的表现,就像朋友之间也常会这么说。   平时我说孩子事多,也会说矫情。现在释放了愤怒,再看她面部表情,感觉她是放松的,嘴角紧是我想象的。现在重新看通篇文章,回想她当时说过的话,都是在鼓励我要释放情绪,告诉我我只是压抑了情绪,我身体疾病没有想象的严重,要放开了去锻炼,去清理情绪。并不是嘲笑我。而是在鼓励我。在治疗的后面,她还真诚的说,我通过自己的成长,说不定会成为一个治疗大师呢,尤其对身体疾病方面的心理治疗。
这个反转与原句比,一样真实。

选择作业单中部分其它念头做反转:
念头:她说的非常重。矫情就是一个严重的词语吗?  它只是一个形容词,谁告诉我,矫情是严重的,事多是严重的,令人讨厌的?谁告诉我,一个人不能被别人讨厌。要有好印象,然后呢,他们说我好,我就行,平稳,他们说我不好,我就战战兢兢,我就不对劲,我就没有活着的意义,他们都是对的吗?我为什么那么听他们的?只有他们肯定我,我才能活着?那么采菊人本人,有自己的看法吗?我就是给人留下了矫情,焦虑紧张的差劲的印象,又怎么样呢?说明我这几年白修炼了?我当不了治疗师?我当治疗师,要从现在开始就给他们留下好印象,不然他们会说我不配,是真的吗?我会说我不配,真实。她们不会说我不配。我会说他们不配,都真实。
我先调整好自己身体,身体能好当然好。但身体的事是老天的,不是我能控制的。思想是我的事。身体不能好,我就这样能勇敢平静的死去,才是王道。为什么我要病好?为了谁?为了自己?我还有的是机会,死亡就是从新开始。为了家人,也大可不必了。我就是一个反复修炼也练不好的人,又怎么样呢?就疼自己,接受自己现实就行了。
说矫情说的不严重。不带伤害性。只有我赋予它的意义带有伤害性,我拿它来指责自己时会伤害自己。它只是一个词语,如同任何词语一样,脏话,重话都一样。有很多话,都是口头禅,家人朋友之间说着玩,表达一个小小的意思,亲切,丝毫没有带着伤害性。
念头:她残酷,冷漠。
反转1:我残酷,冷漠。例子,我听了一句话就火了,想要打人似的。我对自己也残酷,不接受被人说差的自己,想要自己永远给人留下好印象,这些都是源于对自己差了以后太多的恐惧和对好坏的评判。        
我对治疗师苛刻,认为她们必须完美。            
反转2、她热情温和。真实吗?   整个治疗过程很热情,之后的记录也是想让我和别人得到提高。说这句矫情时,带着些惊叹,现在感觉还带着笑意,觉得我绝对不会计较,希望我放松,相信自己强壮。
念头:我再也不想经历被她说矫情的时候了。
反转1、我愿意再经历被她说矫情的时候,我目前的状态肯定还会被很多人说。
反转2、我期待再经历被她说矫情的时候。虽然还有点抵触,但我可以再次进入情绪,看看我的自我支持有没有增加。
  总结,一直以来,当我被别人,尤其是家人,师长,说我不对或者只是陈述事实,想要给我提点意见的时候,我都会产生内心冲突,认为他们苛刻。这个模式,我已经通过一念之转看到几十次了,但仍然会产生愤怒和恐惧。  从第一个反转可以看出来,我是严重的缺乏自我支持,恐惧被人说不好。 我相信了被人说好是一个人活着的意义。这在小时候,的确获得了很多父母的爱。而成年后继续用这个模式,就几乎把自己架空了,所以经常会感到悲伤悲哀。总是相信他人说的话,如果他们不理解我,说我不好,他们就是是错的,凶的。我一次次相信了这些幻觉画面和头脑的声音,因为自己的恐惧想象他人的表情残忍,我以为自己看到了。我是对爸爸以前发脾气时候的表情太害怕了,妈妈告诉我那样是可怕的,声音大和发脾气是不好的,我都相信了。我会迅速的防御反击。而每次深入进去看,声音大和表情紧张不是那么可怕,是日常生活中常出现的,很正常的。大多数时候,对方表情不是紧张的。现在,我要逐步觉察,先对自己有客观评价,直接面对别人说不好后的恐惧,承担坚持自己带来的责任。逐步建立自我支持系统,增强承受能力,打碎玻璃心。融入自己,才能融入亲密关系。
  感谢一念之转,写下来,才能让我深入这个信念,带出很多相关信念,从批评别人身上认识自己,并理解别人为什那么做,自己为什么那么做。  
 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手机版|Archiver| 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     

( 沪ICP备11010565号-37 )

回顶部